大英圖書館實施 DRM 的缺失,經讀者反映後仍固執己見

見 Rupert Goodwins 的 [No need to burn books you can’t read – DRM and public libraries] 這篇。

類似情形我已經「深刻體會」太多了。

— 內容刪掉很多的分隔線 —

我在部落格其實刻意避談圖書館、圖書資訊學,我對這個小圈圈當中的核心有太多不滿,卻無從施力。大學畢業時,我用系辦的碎紙機絞盡了四年來的上課筆記和講義,心想永遠不要再回來這個小圈圈。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,卻又在機運安排下進到圖書館當館員,常體會到身為館員的欲振乏力與不受重視,想問問那些學界大頭們為何和實務的工作現場這麼疏遠,而讓圖書館工讀生費解的選讀了圖資所而非 CS 類所。

來到這裡,我得到答案了嗎?或者哪天我心情好一點,我會再細細道來。

然後再讓自己心情變壞。

CC BY-SA 4.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4.0 International License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