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樣的人,我也能稱之為車友嗎?

裝了前燈,卻調為閃爍模式的中年阿伯,你有沒有迎著車子正面看這刺眼的光芒過?我真的覺得,雖然你騎的是自行車,但是你跟那些改裝 HID 頭燈的四輪仔飆仔沒兩樣。

為什麼這類 LED 前車燈的製造商會覺得有必要開發出這種刺眼閃爍模式?這又是一個值得玩味的問題了…。

在非人車共道的人道上騎自行車,還騎特別快、還膽敢按鈴要人讓路的學童、阿婆仔,我拜託您們不要打壞自行車騎士給行人的印象好不好?

以為自己無法可管、以為自己角色是行人騎士分不清就可以紅燈直直走的歐巴桑,妳就不要哪天被波麗士大人攔下來。

「騎腳踏車,總是會看到最好的,與最壞的」 這句是黃建和先生在《練習曲》裡的一句台詞。這條通勤之路,面試那天我走過,之後上下班也騎自行車、搭捷運、搭公車、坐小黃過。走路有走路的風景、搭機械動力交通工具也有不同的風景,騎自行車的速度介於兩者之間,回想到這句台詞時,我才有所領會,得以路人、乘客、單車騎士的角色設身處地,去看這亂中有序、序中有亂的街頭。

CC BY-SA 4.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4.0 International License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